他最近正在苦思一项新作品”(老头大大

和内陆都市不同,海港都市沙伦诺的规模比起其他城市都大的多,城内的商业活动也异常繁华。沙伦诺城则倚仗著强大的经济势力,名义上虽然是波累尼斯基公国的属城,实际上已经等於是个独立的国家了。整个城可以概略分为五个区:北城贵族区,这里是沙伦诺城王宫的所在地,也是贵族们聚居的地方;西城住宅区,是绝大多数市民的住家所在;城中商业区则是贸易的主要集散地;城东港区是船只停泊以及装卸货物的地方;城南则是特种行业聚集的所在。由於是商业特性的城市,城中林立著不少酒馆和旅店。我们直接挑了一家靠近港口、附设有酒吧的大旅店,一来用餐方便;二来进出这间旅店的人多,容易听到消息;三来因为茉莉亚是青龙,居住的地方越靠水边、茉莉亚的心情就越好。城中商业区虽然说有著各式各样的魔法用品店,但是几天逛下来,竟然找不到一家有卖夸克水晶的店,就更别提打听夸克水晶的产地了。不过倒是有个店员告诉我,如果我愿意出价,他可以帮我弄到夸克水晶。愿意出价?会这么说的只有两种情形,一种是拍卖会,一种就是黑市交易。城里的拍卖场我们早就去过了,那边真的是什么都卖,连美女性奴都在交易列表上面,夸克水晶也有,但是卖主根本不知道那个水晶的产地在哪里。至於黑市交易,在酒馆里倒是听到有两个法师在谈论城南的魔法用品店在出售夸克水晶的事情,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黑市交易。城南这家魔法用品店的门面还真是小的可怜,不但是在开了一堆*院和成人用品店的街区内,而且竟然是躲在黑暗的小巷子里虽然说在酒店里已经向那两名法师问清楚路径了,甚至还要了一份路线图来,我们仍然是在这里绕了许久才找到正确地点;找到地点时只见到满地垃圾堆积如山,要不是我们很幸运地注意到隐蔽在垃圾堆後方的入口,根本不知道这边会有一家商店。店主人也是很有趣的一个怪人:别的商店老板都是打扮得整整齐齐、笑脸迎人、把顾客照顾的好好地;这间商店的老板却穿著简陋的工作服,打扮得有如工友一般;见到我们几个进来的时候也只是怪眼一翻,对我们爱理不理的。商店入口更是挂了一张告示:“所有顾客注意,所有顾客注意!本家商店是店主独裁专制,顾客选购商品只许远观不许亵玩,要买东西就乖乖付钱,不然就滚蛋!顾客严禁对本店的用品制作师们所制作的用品提出任何品质上的不合理质疑,本店制作师保证提供最高品质商品,你不喜欢就去别家买,敢杀价漫骂叫嚣砸店者一律踢出门外拒绝交易!”店里虽然有卖夸克水晶,叫价却是高的离谱;反正我也不想买这种东西,只是想知道在哪里出产而已。对於这个问题,店老板只是用手指了指贴在公告栏上的最近上架魔法用品列表叫我们自己去看而已。水晶的供货者是个来自大陆西方的矮人族商人,不过每次供货都会拖个半年一年的才会拿几个水晶来,这也是为什么水晶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店里还有著许多超强力魔法用品,例如说吧,一个女用的银色心型项练,能让佩带者散发无与伦比的魅力,每个见到佩带者的男性必定举枪致敬大发淫心,还能让佩带者写文创诗、作曲填词的灵感源源不绝,是吟游诗人们梦寐以求的魔法物品,但是长时间佩带也是有副作用的,就是文学创作烂尾的比率过高,是一个女性制作师的作品。还有一种叫做龙吻的魔法道具,可以自由施放火系五级以下的攻击魔法,但是喊价会让最有钱最敢花钱的国王都考虑上好几个月;另一种叫青丝的魔法用品,功用不明,只知道拥有强大威力,叫价也是高到不可思议,我们光是在那边算价格後面排了几个零就用了好几分钟。能制作出如此强力魔法用品的制作师想必是个大师级的人物,而且刚好就在店内的工作间里;随著老板爱理不理的手势指向,我们看到了一个长相极为英俊、体格雄壮威武但是神情无精打采的垂死老头。“这是本店特聘制作师达特大师,你们别吵他,他最近正在苦思一项新作品”(老头大大,您的x魔圣王传再不贴的话小弟真的会恶搞洛莉和艾儿了)我是很想买下那个叫做龙吻的魔法用品,因为我还没学到火系法术,这个能够自由施放火系法术的魔法用品对我会很有帮助的。不过喊价如此之高,以我现在的经济能力实在是负担不起,我得找个快速赚钱的方法才行;例如说抢劫啦、偷窃啦、勒索啦、卖屁股当男*啦…或者是敲诈沙伦诺城的城主?听说这个城主的外号叫做沙伦诺的吸血鬼,专长吸钱搞黑金;如果传闻是真的,那从这个城主身上应该可以榨到不少钱才是。不知道哪里跑来的三条龙突然出现在城东港口区的上方追逐嬉戏著,虽然这三条龙看起来对人类没有敌意,可是却搞得所有商人苦恼不堪;停泊在港口内的船只因为龙在飞行时卷动的强烈气流影响被吹得东倒西歪,许多船的帆索更是被吹得绞在一起打了死结,更不用说那些正在进出港湾的船只被吹得摇摇摆摆险像环生了。为了确保港口安全, 一尾中平特公式规律军队派出了大批弓箭手来到港口边对准那三条龙用力地狂洒箭雨, 三期必开一尾中平特可是飞蝗般的箭支根本连吓都没有吓到龙, 香港摇钱树精选一肖那三条龙还乾脆和弓箭手们玩起躲猫猫的游戏, 三期必开一肖中平特沿著港口船只的桅杆高度低飞,一边躲弓箭一边彼此追逐。等到三条龙似乎是玩够了,终於向著海上飞走;这个时候军队弓箭手的箭都差不多射光了,港口里许多船只也都插满了箭弄得有如刺猬一般,要是绑上几个稻草人那真的就是草船借箭了。“辛苦了”我在离港口有一段距离的海岸边迎接我的龙女们。还在水中潜游时就已经恢复成人形的三个美女钻出水面,有如美人鱼般朝著岸边游过来。嗯,我记得露西亚教我的风系法术里有水中呼吸术这一项…“啊~~”露西亚被我突然之间扑进水里抱了个结实,两个人朝著水底沉下去。“上次空中做爱,这次水中做爱”不必检查露西亚是不是已经湿了,现在是在水里耶直接插上插头就是。“呜~~”露西亚搂著我的脖子送上香吻,纤腰轻扭配合我的动作。水中做爱的感觉真是爽啊,全身都可以自由活动不受限制,看我的水中特用技漩涡式卷动冲击,呻吟吧露西亚!“啊~~~~会~发疯啦~~不行~~”真是…无法无天,令人不敢置信啊听见水底隐隐传来的呻吟声,茉莉亚这么想著,还好周围没有人…第二天,三条龙又出现在港口里追逐嬉戏。这次在法师的咒文咏唱声之中,许多的火球闪电等等元素攻击朝著三条龙射去;本来以为满天的法术攻击可以把龙给赶跑或是打死,谁知道情况只有比昨天更糟:有的元素能量被龙轻轻一拨就往下掉,掉在水里熄灭的也就算了,落在船上的就引发火灾;有的元素能量则是被龙甩起尾巴一扫就像打棒球似地打了回来,要是被打成滚地球落在港边只不过是吓了大家一跳,虽然说每个人闪躲射来的元素能量都闪得很狼狈;那些遭到击出全垒打的元素能量就四散落在城里,有些还射进了城北贵族聚居的地方胆小的贵族们被四处爆炸的元素能量吓坏了,以致於带队驱龙的军官被狠狠打了一顿板子不用说第二天的驱龙行动也是失败了。第三天出动了空军,波累尼斯基公国国王紧急派来支援的狮鹫兽骑士追逐著龙,和龙在港口里玩起捉迷藏;可惜的是狮鹫兽的空中机动性比起龙差得太多了,数量也不够看,龙只要一个俯冲就可以把狮鹫兽骑士甩开;接著因为来不及拉起高度,可怜的狮鹫兽骑士伴随著惨烈的尖叫声要嘛撞在船上摔得眼冒金星断手折脚还把船给撞出大大小小的洞来,要嘛就乾脆冲进了海里只在水面留下一团水花;这些在空中骁勇善战的狮鹫兽骑士都是标准的旱鸭子,一旦成了落汤鸡就只有哀嚎呼救的份,内幕资料反而是那些在玩耍的龙潜下水去把这些狮鹫兽骑士拎出来丢上岸的。由於军队拿这些龙没办法,第四天来的是看到驱龙悬赏的冒险者。不过这些可怜的冒险者们也是拿龙一点办法也没有,弓箭射不中,魔法也打不到,有几个配备魔法武器的人本来想顺便杀龙的,没想到第一支魔法强化的箭才射出去,龙就钻进海里;接著由海里探出头来的龙从口中吐出强力水柱,把岸上的冒险者冲得东倒西歪全身湿透,要是还不知死活打算继续赶龙杀龙,第二次的水柱就会冲得那些冒险者全身衣服碎成片片,只能裸奔回家。每次驱龙不成反而都被龙给驱散,现在对於那三只赶不走、吓不跑、杀不死的龙,除了不断提高驱龙的悬赏,希望有人能够把这三个祸害赶走之外,沙伦诺城主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了。今天的情形似乎不同,那三条捣蛋的龙被一个防护著海港的蓝色结界给挡著,每次龙试著冲撞结界的时候,结界就是一阵淡蓝色闪光,然後把龙给弹了回去。这么撞了几次之後,龙大概是放弃了,在海港边围观人群的欢呼叫骂声中掉头飞走。至於施放了这个超大型“风之守护”结界的法师,也就是我啦!没错啦!不要怀疑!我也顺理成章地从城主手中接过装著一万金币悬赏奖金的大袋子啦!不错不错一下子就赚了一万金币可是,距离魔法用品商店里面那些魔法用品的叫价还差著这么老大一截,可以说连零头都还不到。接著下来的一天,龙也是撞不破风之守护结界;可是这次龙没有飞走,相反地,龙在风之结界旁边找了个栖息的地方停下来休息;结果在龙离开之前,没有任何船只敢进出港口的。“什么?龙没飞走所以不给赏金?”我气得大吼,这个城主不愧吸血鬼之名啊比起以前那个雇我当保镖的油头老板还黑心“龙不是被挡在港口外了吗?”“可是龙只是停在港口外面,没有离开吧?”城主鸡蛋里挑骨头。“哪门子龙没离开?现在港口外面连一条会飞的蜥蜴都没有!”“那是龙自己离开的,不算!”好,算你的,下次你就别来求我!“别生气啦~~主人~~”在我们住宿的旅店里,露西亚安慰著站在窗前生闷气的我。“怎么可能不生气!碰到这种生儿子没鸡鸡、生女儿没屁眼的家伙,竟敢赖我的赏金!”露西亚整个人紧靠著我背部,丰满的胸脯挤压在我背上轻轻磨著,哇那个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啊~~不要~~”半推半就的惊呼声中露西亚被我按倒在床上。“要我不生气,除非你让我强奸一顿消气认命吧露西亚”分开双腿对准红心、瞄准、开火射击“啊~不要~~会痛~~啊~~轻~轻点~~”虽然叫是这么叫啦,可是露西亚的表情明明就是爽到不行,双手双脚都把我给环抱得紧紧的,下面的桃花源现在更是春潮泛滥真该颁给露西亚一个最佳演技奖才对“呜露西亚你技术越来越棒了感觉真爽我撑不下去了”看我的最佳女主角颁奖式推进喷射法露西亚收下吧“不行~啊~啊~~里面会~~怀孕啦~~啊~~”奇怪,小夜今天怎么没抢扑我的肉棒?转头一看,原来小夜已经被茉莉亚催眠了,在茉莉亚怀里睡得正香甜呢大概是前两天被挡在结界外面没玩够,今天三条龙玩得特别凶;除了天上追逐之外,连龙气攻击都加入“游戏”内容了看著闪电击中商船後船身结构在高压电击下被炸得粉碎、或是酸性液体将船身慢慢地腐蚀掉,港口的商人真是要多著急就多著急,偏偏前两天施展法术把龙挡在港口外的法师今天没有出现,听说是城主昨天没给赏金,法师一气之下不干了的缘故。虽然军队把原本装设在城墙上的弩炮(ballista)拆下来运到港口边当作防空炮来用,但是巨型的弩箭在远距离根本就射不中快速飞行的龙;反而是笨重又移动不方便的弩炮被龙吐出来的闪电或酸气给侵蚀乾净或是炸得粉碎。“法师,求求你务必要帮个忙啊”城主派来的使者又在罗唆了。“没兴趣这种工作超级消耗体力和魔力的,你们城主竟然还赖我的帐他要赖帐,表示他有办法,那就让他自己去处理”“法师求求你真的帮个忙啊我们城主一定会付钱的”“那好,从此以後每趟任务收费十万金币,请先付清还有就是把上次欠的一万金币连同利息五千金币一起付清後再说”“十万金币?法师这个实在太…”“二十万,还有上次欠薪的利息一万”“法师您这要求…”“三十万金币以及上次的利息两万金币”看著港口一艘艘慢慢沈没中的船,使者也只能先回报城主再说了。“什么预付三十三万金币?”城主跳了起来,“有没有搞错啊?”“是三十三万没错…”使者苦著脸回答。“去他的三十三万三十三万金币可以雇多少人了?还是让那些龙去闹吧,闹够了这些龙就会自己走了反正再怎么沉船,又不是沉我的船”不过,今天那三条龙似乎玩的特别疯狂;白天把港口大闹了一阵以後,晚上索性在城市上空玩起来了,吵得全城的人都不得安宁。城主本来想置之不理的,直到这些龙一路打到了城主住宅上方,接著轰隆一声巨响,三条龙飞离城市上空的同时,由城主卧室传来了城主的惨叫声城主出事了吗?所有卫兵连忙冲到城主的寝室门口,可是……只见到一沱特大号的“龙屎”砸破了屋顶掉在城主卧室内,城主虽然没有被直接命中,很显然已经被吓得口吐白沫屎尿齐流昏过去了…“辛苦了!”我在黑夜的海边迎接归来的美女们。“这样真的很丢脸耶,主人!”茉莉亚满脸通红,“怎么可以叫人家在那种地方拉…拉…排泄…很丢脸耶!”“有什么关系,反正天这么黑也没有人知道是你拉的屎嘛除非你在上面贴上“madeinmoria”的标签,不然谁晓得啊。每个人都会生产大便的咩,制造大便又不是什么专利,不用怕被告侵害智慧财产权啦!”(注:madeinmoria在这里是双关语,可以解释为“茉莉亚制”或是“在茉莉亚体内制造的”。)“反正很丢脸啦”茉莉亚一跺脚转身背向我了。一把抱住茉莉亚,“反正你刚刚排泄乾净了嘛,让我玩你的後庭好不好?”“不不可以”茉莉亚连忙挣扎起来;开什么玩笑,让主人玩自己的後庭会羞死人的。这时小夜却拉了拉我的手,虽然没说话,但是脸上却写满了主人来玩小夜的後庭嘛…还满脸期待的神情…小夜…你…看著一大袋一大袋的金币被抬进房间里,压得地板格格直响,旅店老板连忙自愿帮我保管这些金币以免他的房子被压垮。今天虽然龙没办法进入风之守护结界内,可是龙还是像前几天一样停在结界外休息。“法师求求你把龙赶走吧”城主亲自来哀求,昨天晚上的“龙屎”轰炸显然成效显著,城主现在真的是闻屎色变,见龙心惊。“三十万金币!”“这太贵了,法师只不过是赶走龙而已…”“只不过?城主何不自己去赶龙呢?或者找其他人也可以啊,六十万金币一个子都不准少!”没办法,城主真的只能硬吞这只死猫了,前後合计九十三万金币…这下子城主真的是大破财了。整个城市的金币几乎都进了我的帐下之後,我来到港口边,直接朝那三条龙走过去。围观的人都很紧张,每个人知道龙的力量,一个人的力量要如何对抗三条龙呢?气氛随著我走向龙而越来越紧张答案揭晓的时候到了:“乖孩子听话,赶快回家,罗妈妈会担心的!”啊?这样行得通吗?龙又不是小孩子。不过,三条龙还真的是同时展开双翼起飞,然後在围观众人的仆街声里朝海上飞去。这这这这太离谱啦早知道这样可以赶走龙的话我的九十三万金币啊啊啊啊啊城主除了仆街也只能吐血了。“对不起,下架了”回到魔法用品店打算买那个名叫龙吻的魔法用具,却得到老板这样的回答。“下架了?为什么?”“货物展示空间不够?”“这什么鬼道理啊你…”突然看见老板拿起和入口处那张告示一模一样的告示牌指著“本家商店是店主独裁专制”和“敢杀价漫骂叫嚣砸店者一律踢出门外拒绝交易”那两句话我闭嘴…我闭嘴…。“那下架的货品呢?”我抱著最後一丝希望。“销毁了!”“啥?销毁了?那么贵重的东西?”“超过保存期限,都已经不新鲜了,干嘛不销毁?”我随著店老板的回答用力地仆街虽然龙吻不卖了,但是老板有新进货一个破碎的护符(talisman)碎片,据说和永生不灭的秘密有关。反正金币已经多到花不完,就花了两万多金币买下这个碎片了。白忙一场,白忙一场啊…

,,香港最准网站特马资料